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中国钢笔爱好者论坛:欢迎钢笔爱好者、钢笔收藏家、书法爱好者、钢笔使用者以及始终钟情于钢笔、对钢笔有着难舍情结的人们,你们可以在这儿交友、交流或交换心爱的藏品,这儿就是你们的乐园,让我们共同开创一片和谐、和睦、和恒的钢笔爱好者天地。      
  • 3027阅读
  • 2回复

被救与救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9
被救与救人
  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上,众生芸芸,人来人往,在每个人的身上不断地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有可歌可泣的,有平淡如水的,有的事情本来可以引起轰动效应的但却又像平常事一样过去了,本来是件平常事情,但却又有可能在着意的渲染下引起了轰动效应。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人的一生中,有些事情可能会在他的记忆中是永远无法抹去的。比如说,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别人可能曾经拉过你一把,使你脱离了险境;抑或,在别人性命攸关时,你又曾经伸出过手,拉过别人一把,让别人摆脱了险境,但这样的事情却又像平常事一样,如流水而逝,随白驹过隙。下面我要说的就是我本人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我曾经被人所救,也曾经救过别人,虽然那是五十多年前和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但我至今记忆尤新。
  这两件事情都和水有关,或者说与游泳有关。
  小时候,我家的门口有一条内河,离我家约三百米左右有一个三孔的水闸,水闸的外面又连着一条潮河。这条潮河向北约二十多里就汇入了大海。
  每到夏天,雨水多的时候,内河的河水比平时要多,因为附近的雨水都要通过这条内河的水闸将水排入潮河,送入大海。

  一、被救
  那还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大概也就六、七岁吧,那是在夏天,孩子们都在河中戏水,有像我一样大的,也有几个十几岁的大孩子。那时我岁数小,还不会游泳。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们在河边浅水中玩耍。
  我们玩耍的河边本来是一条河埝,可能是扒河时留下的。河岸的示意图如下:

  在岸边的河水下面有一个约一米左右的平台,这个平台离水面有尺把深,平台再向河心去,就是很陡的河底了。我们几个不会游泳的孩子起先就在这平台上戏水,不敢离开这个水下的平台。当玩得兴起时,有个伙伴爬到岸上,从岸上跳入水中的平台,然后高兴的欢呼起来。孩子们就这样,有一个人开了头,其他的人也仿而效之,于是就一个一个的跑到岸上,争先恐后地向水中的平台跳去。
  玩着玩着,就把平台下面是个陡坡给忘了。我在往下跳时,用力稍微大了些,冷不防,一下子窜到平台前的陡坡下面,进入了深水区。
  我不知所措,记得当时两眼向水面望去,水浑浑的,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头顶上隐隐有光亮,心中着急,张口就想喊叫,谁知一张嘴就喝进一口水,一张嘴就喝进一口水,根本就喊不出声来。
  就在我迷迷糊糊时,感觉有人抓住我的头发,然后把我拉出水面。还好,由于出手的人比较快,并没有耽搁多长时间,我出水后头脑还很清醒,只是多喝了几口水而已。
  小时候我很腼腆,见人不敢说话,别看和小朋友们在一起玩大喊大叫的,可是在生人面前就说不出话来。原来是那些十几岁的大男孩中的一个出手救了我。我得救后,也不知道向人家道谢,只是傻傻地看着人家笑。
  这件事深深地印入了我儿时的脑海中。

  二、救人
  水闸外的那条潮河一天两次涨潮落潮,每逢初一、十五都是大潮,潮水都会漫出河道,跑到河岸两边的河滩上。潮河的两岸都有四、五米高的防潮大堤,保护着堤内的人们不受潮水的侵袭。
  每逢涨潮退潮,都会有一些小蟹子跑到河滩上。有一种壳上和爪上都长着毛的小蟹子,本地叫烧爬(读音)蟹,也有人叫做毛爪蟹。这种小蟹子很少有人食用,因为蟹子太小,肉实在不多。人们常把这种蟹子捉来用于捕鱼(注一),所以,经常有人在潮河退潮后去河滩或小港叉里去捕捉这种蟹子。
  虽然儿时戏水差点儿就把小命给丢了,但每逢夏天,还是经常地在水中游戏,从七、八岁开始,就在水中游戏时自己学会了游泳,什么打乓乓、踩水、扎猛子、漂仰(仰泳)都会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到十几岁时,这些技巧已经娴熟在心了。
  在我十五、六岁时,一个夏天的下午,我正在附近的水闸的护坡上玩耍。遇到一个同学,他是在潮河河滩水汊里捕捉了四五斤毛爪蟹子,身上还有很多的泥水,看见了我,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想到水闸侧翼的石头护坡上冲洗一下身体和捕捉来的蟹子。
  这石头护坡是个斜坡,一直延伸到河底。斜坡的石头成年累月地泡在水中,在水下的部分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苔皮,滑得很,如果不知道这种情况,只要你把脚伸到水中,一不留神,就会滑向水中。
  这个同学因为急于下水清洗身上的泥巴,下水时有点快,结果顺着斜坡一下子滑到河中,只见他的头在水面上一冒一冒地,两只手也在水面上一招一招的,样子很滑稽,我看着他的这个样子,觉得很好笑。心里想,你别搞了,看你那样,装的跟真的似的,就有心看他究竟是怎么结束这个拙劣的表演。
  这个同学住在离我家一里多路的地方,平时并不在一起玩耍,看到他能一个人到潮河去捉蟹子,以为他一定会水的,所以认为他是在搞恶作剧,骗我上当的,开始时就没有理睬他。
  可是,我感觉他越来越不像是开玩笑了,因为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绝望挣扎的眼神。我意识到他真的不会水。于是我赶紧脱下鞋子,把脚试着向水中的走去。其实他离水边并不远,有一米多不到两米的距离,因为是斜坡,所以就有了深度。等到走到还有一臂的长度时,我拉着他的手往怀中一带,他的脚就落在斜坡的石头上了,脚一落地,他就喘过气来了。然后我又顺手把他往上面推送了一把,他就一屁股坐在护坡的水边上了。而我,被推送的反作用力推向河中,在水中一个回旋,用手扒拉几下水,返回到岸边。
  这时,我的同学才回过神来说,今天幸亏你在这儿,把我救了,要是你不在这儿,我可能就死定了。我说,你真的不会水?他说,我不会游泳。我说,那你怎么敢去捉蟹子?他说,我在河滩的小水沟里摸的蟹子。我说,真险,我还以为你在玩我呢。
  这就是我要讲的被救和救人的故事。没有什么精神,有没有什么境界,那时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平平常常的一件事情。当初我被救,救我的人我现在还记在心中,可救我的人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中,也从未炫耀过。而我,许多年也没有再见过他,当初我连“谢谢”两个字都没说,以后谁也没提起过这件事,甚至连我的父母也不知道。对他来说或许是举手之劳,并未记在心上。而我救了那个同学,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以后虽然经常见面,却谁也没有想起这件事情,据说这个同学后来担任了本市交通银行的行长了,直到后来因经济问题犯了事,在过去的四、五十年中,他也没来看过我,我也没有去见过他,就像每个人所做过的平常的事情一样,都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淡忘了,但是,我被救的这件事还是记在心中,可我什么也没去做,从未想到要去感谢人家,也没想过要去看看人家,连人家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无论是被救还是救人,我的心里都很平淡。看到现在施救者的豪言壮语和被救者的感恩之心,不禁使我汗颜,自责、内疚之心油然而生。但是我又想,如果当初被救和救人之事也被刻意地渲染过,我的心情还能这样的平淡吗?
  于是,我蓦然想起了一句佛语: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

  注一:在本地有大片的产盐区,盐是海水制的,但不是直接用海水晒的。靠近海堤的内侧,有一大块一大块方格子形的水滩,一个接一个,每个水滩都有好几亩地大,盐工们都把这能的水滩叫做养水滩。盐工们先把海水抽到最近的一个养水滩里,让阳光来蒸发海水,使海水的深度增加,专门有人拿着卤度计测量,等到了一定的度数,就把这个养水滩里的水再往邻近的养水滩里放,然后再往下一个格子放,直到达到可以晒盐的卤度,这时海水已经不是海水了,叫做卤水。盐工们把制成的卤水放入晒盐的方格子盐池里,撒上盐种,就是选出来的大盐粒,卤水在这些盐种上结晶,越结越多,如果天气好,要不了几天,就会结满一池子盐的。
  在海水度数较低的养水滩里,有一些鱼类和虾类生存,如本地特有的沙光鱼和虾子,都是十分鲜美的,也深为本地人所喜爱。养水滩里的水大约有一米深,也有浅些的。有人用一种叫小罾的渔具来捕鱼虾。小罾用一寸多宽的竹片,在火上弯成U形,每个小罾用两片,中间打个孔,用铁丝穿过,在上面弯个大钩,每个竹片的尾部再用铁丝做个小钩,用来挂网。然后用网线织成一米左右小网,将那两片竹片轻轻用力弯曲,把小网对角挂在两个竹片的四个尾部的小钩上,就把网给撑起来了。要想鱼虾能进网,必须要放鱼食。于是人们就想了个办法,在小罾的四角,再对角拉上两根草绳,呈十字形。然后把毛爪蟹扒开,壳和蟹身一分为二,夹在绳股之间,每隔一小段夹上一个蟹壳或蟹身。若是在冬天,捉不到蟹子,人们就用面粉做成长圆形的面疙瘩,夹在绳股之间,作为鱼食。
  这些准备工作做完后,用一根长长的竹竿,伸入到小罾顶部的大钩子里,把一个一个小罾送入养水滩稍远的水中,每个小罾之间都要相隔一定的距离,一个人大约要带十几口小罾,所以要放长长的距离。每隔半个小时或更多时间,下罾的人都要用长竹竿将小罾轻轻的挑起,离开水面。要尽量地慢,要尽量地轻,不要惊动网中的鱼虾,为了防滑,人们往往在长长的竹竿的梢部缠上草绳。本地人通常把这种捕鱼的方式叫做“挑小罾”。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12-15
大冬天的跟俺们说这个,感觉比较温暖啊!
话说那些个字是欧版写的还是字库里的呀?
独怜幽草涧边生 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 野渡无人舟自横
钢笔的意义在于随时随地方便地训练并体验一种从容淡定和优雅合度的生活态度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1-12-15
谢谢,那字是字库里的硬笔字体,我可写不出那样好的字啊。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